最近,国家发改委一个课题组调查显示,12个省会城市规划了55个新城,144个地级城市要建200个新城新区,161个县级城市中有67个要建新城。这么多新城新区一哄而上,真有些虚火上升的意思。我们不禁要问,造这么多新城真的有必要吗?


    从理论上说,城镇化建设,要实现三大功能:一是要在城市和乡村之间的各种要素能够自由流动。二是要实现城乡一体化的规划,而不是光搞城市规划。第三是政策上要制定城乡统一的政策目标,不能盲目的开展进行。城乡融合从目标上看,也要达到三个目标:一是在政治上,城乡之间有平等的权利;二是通过经济发展,要使城乡之间都同样享受到经济发展成果,包括基础设施大体能够均衡;三是城乡老百姓在生活水平上能够趋于相同。所以说城镇化的建设本质不是要消灭农村,而是要实现城乡的融合。

    如此多的新城层出不穷,这里面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其一,随着经济发展及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城市需要更新和扩张,以满足发展及居民生活需要。其二,旧城改造困难重重,另建新城新区比较方便。其三,建设新城可以更快树立新形象,同时也能通过投资拉动GDP,为地方政绩加分。其四,建设新城,可获得丰厚的土地收入。


    在城市发展需要、长官意志、地方利益的多重驱动下,各地规划和开发新城的冲动不难理解。多数新城,可能只是暂时存在空置率偏高、人气不足的现象,最终仍可以说具有较大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但少数新城,则将因为距离主城太远、产业与人口导入困难、楼盘供应远超需求,而最终成为“负担”,不仅浪费资源,而且还将使投资商、开发商、放贷银行、个人购房者多方利益受损。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地方盲目“造城”都被冠以城镇化的名义。城镇化当然要推动,但必须有度、有底线,不能脱离地方实际和城市发展规律。现在不少地方搞的城镇化,就是圈地、盖楼、造城,把农民赶上楼房,把企业赶入产业园,把资金赶进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开发。结果,地没少占,钱没少借,楼没少盖,但老百姓就是不买账,地方债务风险也空前加大。无视实际和规律,盲目追求大投资、大手笔,或者沉迷于“债务推动型建设”,只会集中暴露出GDP至上、土地财政、房地产泡沫的弊端和矛盾,这样的城镇化终究是扭曲的。


    盲目“造城”背离了城镇化的初衷和本意。目前我国城镇化水平仍然偏低,当然有很大发展空间,或者说红利释放空间,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对这项系统工程有全面深刻的认识,以综合性方案来推动。把城镇化简化为圈地“造城”,显然不是以人为本,质量自然就高不起来,造福百姓和富裕农民也就难以实现。近10亿人的城镇化,如果都这么搞法,路子就会走歪,后果不堪设想。


    遏制不理性的新城建设,首先要有透明的决策机制和监督机制,让土地资源的开发受到监督。其次,要改变官员提拔时以GDP为主要考核目标的问题,政府的绩效应成为考核的核心。此外,要提高官员的执政能力,特别是选择、监控和管理项目的能力。“新城需不需要建,建多大?建的标准要多高?都要经过充分、细致的调研论证。”城镇化不是盲目“造城”。“贪大求快、盲目‘造城’之风有可能造成巨大的浪费和风险,需要及时加以遏制。”


    我们希望,对当前地方政府的“造城运动”,中央决策层应尽快通过完善地方政府的决策机制以及强化对地方债务的监管机制等方式,能予以有效抑制。同时,我们也呼吁,请地方政府的“造城运动”悠着点,请让当地的产业转型和升级跟得上“造城运动”的脚步,请让当地财力不要因为盲目造城而透支严重。

微博关注

新浪地产往期专题回顾

大视野第10期:接班人世袭还是禅让

地产大佬朱孟依正为此事而烦恼。朱孟依将合生创展的掌舵权,移交给爱女朱桔榕。

大视野第9期:学区房那些事儿

一个是学校,一个是房地产,如今两个本不相关的行业却联系到了一起。

大视野第8期:为房所困的动荡婚姻

婚姻观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面对严峻的“房事”,产生如此的异化。

大视野第7期:当房地产遇上中国足球

足球这个烧钱甚至费力不讨好的项目,为何吸引着大批房地产商的介入?

大视野第6期:农村城镇化之殇

过去10年来,我国城镇化的进程突飞猛进,城镇人口总数超过了农村人口。

大视野第5期:官员抛售房产疑问重重

近日,房姐、房妹、房叔、房婶层出不穷,更有甚者出现了16套楼的“房祖宗”。

大视野第4期:房屋租赁税 形如鸡肋

租房,这个沉重的话题应该是很多人心里抹不去的痛。

大视野第3期:名人效应下的故里经济

近年来众多所谓名人故里的资源开发,都在GDP的指挥棒下前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