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有“孟母三迁,择邻而居”,今有“现代孟母,择校买房”。随着社会竞争的日益 激烈,家长为使孩子不输在教育的起跑线上,不惜花费重金购置一切属于教育质量好的小学学区的房产。从某种意义上讲, 学区房是房地产市场的衍生品,在学校附近购买房产居住,将有利于家长管理孩子的生活和学习,孩子也可以提高学习的效率 。2013年5月北京部分学区房出现均价10万的"天价"。


    相对于普通商品住宅而言,“学区房”具有单价相对较高、升值空间相对较大的 特点。随着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的收紧,“学区房”的投资优势日渐凸显,无论是商品房市场还是二手房市场,即使是在楼 市的低迷期,学区房的成交量与租赁量仍旧保持比较稳定的状态,好的学区房普遍高出其他房源的20%,尽管价格不菲,但往 往常受关注。

    2014年4月,为保证教育公平,北京市教委下发通知,明确规定,2014年小升初取消 共建生,实行单校划片或多校划片入学。这一政策取消了条子生、关系生,保证了教育公平,但也使得人们对于学区房的价 格预期进一步提高。在人们心中,“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似乎已经根深蒂固,像坐跷跷板一样,压得住这头另一头就必然 高高翘起,中间的平衡点始终没有找到。取消共建,就近入学,压住了关系生,学区房却又变成天价,让规定又陷于拆东墙 补西墙的尬尴境地。


    这种为了公平而又导致新的不公平现象也不在少数。就近入学本来是个意图良好 的政策,可现在,有意插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对不少家长来说,却意外结出了学区房这颗不得不咽下去的苦果,甚 至成为一场停不下来的金钱比拼游戏。尤其是,当这场游戏的参与和推动者还不仅仅是望子成龙的学生家长,还有房产中介 和开发商的时候,使得就近入学政策陷入了尴尬。


    就近入学本来是个意图良好的政策 ,对不少家长来说,却意外结出了学区房这颗不得不咽下去的苦果,甚至成为一场停不下来的金钱比拼游戏。尤其是,当这 场游戏的参与和推动者还不仅仅是望子成龙的学生家长,还有房产中介和开发商的时候,就近入学政策陷入了尴尬。

    是什么成就了天价学区房?根据北京市有关规定,义务教育阶段招生采取“免试、就近原则” ,各小学依据所划服务片,首先接受片内学生,保证片内适龄儿童的入学率。但不容忽视的一点是,不同学校教育资源、教 育质量的差距颇大。如此一来,重点学校的就学名额就显得尤为珍贵,只有购房才能满足就学条件,从而就催生天价学区房 。


    一些家长有“一切为了孩子不差钱”的心理,只要能进重点学校,钱不是问题,只要你敢要价 ,我就敢买房。他们自己也打着自己“守恒定律”的小算盘,因为,重点学校永远是重点,只要学校不搬迁,自己的孩子毕 业后,房子转手还能卖大价钱,守着重点学校,永远有市场。学区房居高的价格加凸显了当前教育资源不均衡的严惩问题。 教育资源城乡、区域之间的不均衡并不是一个新问题,近年来,相关教育部门也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但成效并不明显。优 质教育资源的过于集中使得家长千方百计地想把孩子送进好学校,“拼爹”、“拼房”,只为让孩子能获得更多的优质教育 资源。


    如何让每个孩子都能获得良好教育是国家相关部门深思和解决的问题。而如何让孩子 选择适合的学校则是家长们需要考虑的问题。好学校一定造就好成绩?天价房能否打造天才生?最好的学校也许不一定是最 适合孩子的学校,家长们在选择天价学区房时也许应该再理智一些。

微博关注

新浪地产往期专题回顾

大视野 第17期:建筑生命之轻

“环首都经济圈”是今年“两会”之后出现的热名词儿。

大视野 第16期:尚需时日的一体化

“环首都经济圈”是今年“两会”之后出现的热名词儿。

大视野第15 期:谁是楼市预言帝

不仅预言频发,并且及其靠谱,先后与多位“高手”过招几乎无一败绩。

大视野第14 期:贫困百姓何处安居

近期一则触目惊心的北京有人再井下生活了20年的相关报道引起了大家广泛的关注。

大视野第13 期:房企改行玩得转吗

北上广等地多家银行暂停房贷,一些银行虽未停贷,但也纷纷取消利率优惠。

大视野第12 期:房贷休克谁之过?

北上广等地多家银行暂停房贷,一些银行虽未停贷,但也纷纷取消利率优惠。

大视野第11 期:盲目造城是何故?

最近,国家发改委一个课题组调查显示,12个省会城市规划了55个新城。

大视野第10期:接班人世袭还 是禅让

朱孟依将合生创展的掌舵权,移交给爱女朱桔榕。

大视野第9期:学区房那些事儿

一个是学校,一个是房地产,如今两个本不相关的行业却联系到了一起。

大视野第8期:为房所困的动荡 婚姻

婚姻观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面对严峻的“房事”,产生如此的异化。

大视野第7期 :当房地产遇上中国足球

足球这个烧钱甚至费力不讨好的项目,为何吸引着大批房地产商的介入?

大视野第6期 :农村城镇化之殇

过去10年来,我国城镇化的进程突飞猛进,城镇人口总数超过了农村人口。